中央人民政府 | 贵州省人民政府 | 铜仁市人民政府 | 贵州政务服务网
  • 微博
  • 微信
  • 客户端
  • 无障碍浏览
您当前的位置是:首页 » 走进沿河 » 沿河画卷
寻古访幽话淇滩(图)
    字号:[]  [我要打印][关闭] 视力保护色:

  文/严轩 摄影/吴魁

  十月的沿河歌声嘹亮,十月的乌江奔腾欢笑,十月的淇滩,涛声依旧。十月八日,因工作关系,陪省新闻单位记者到淇滩采风,我们从沿河县城出发,趋车20分钟便到了古镇淇滩。

  淇滩,距沿河县城10公里,是乌江上的一个急险滩。听街上的老人讲,传说过去有一仙人曾骑马跃过此滩,因而得名。

  由于沙沱电站的开工建设,古镇将原始搬迁,场上的人有钱也不敢建高大的砖厦,古镇基本保留了原貌。我们从北面进场,远远看去,古镇很有土家族的建筑特色,青瓦建筑古老沉重,其间的几重天井桶子,吊脚楼,飞檐翘角,又有几分传统的清新。站在北场口往南审视,淇滩古镇,就像一支封尘多年的黑牛角。路坎上的“兴儒庙”碑底上记载着淇滩古镇四围光风:“淇水兮泱泱,云山兮苍苍;仙人来兮驾云车并 ,狮子舞兮燕子鸣;铜鼓响兮愚顽醒,钟鸣岭兮聋聩振;览土地兮盘曲九,龙回护兮山之麓;龙在塘兮羊在坡,奠江山兮鼓用歌;龙门开兮鱼飞腾,化侯王兮际圣明……”

  只见淇滩镇的主街宽不过四五米,两边的木层铺面一个挨着一个,门前码架长长的板摊三脚马、四脚马,供赶场摆摊售货。木屋居多,有吊挂柱的,有雕花窗的,古色古香。风格独具的,还是那桶子屋,飞檐翘角,艳图彩绘,特色明显。

  只见当门街最有特色。两三百米长街面全部由青石铺就,时间长了,踩的人多了,每一块都光洁如镜。两边林立的是上了档次的房子,不是八字大门的深宅大院,也是花窗亮檐的吊脚楼宇。刘家院子是一字缕花木门,门额上,红军留下的黔东特区革命委员会第四区委会的门牌清晰醒目。门厅宽敞,四合天井亮堂。石雕、木雕,工艺十分讲究,雕有“麒麟送书”“吴牛喘月”图案的花磉礅,工艺精湛,构图新颖,连地脚石也过了细钻,或回纹或人之,装修设计相当细腻。王家院子,八字大门,门厅空旷,正殿、配房在设计上更胜一筹。正殿两边穿牌全部装齐,密不透风。高大神圣的正面殿壁上,有50年代留下来的礼堂布置;斜插对称的五星红旗间,毛主席40年代的戴帽像,和蔼可亲,庄严肃穆。尤其是天井中的两个石花墩,很有特色;高60余厘米,下四方,中八角,相接处为帘状雕饰,上为四方外翻圆形瓦面,创意新奇,工艺独到,实为少见。肖家院子,门朝南开,前为纵巷,牌楼式大门十分讲究。

  尤其值得多看的是张家院子。门前一个小石院坝,牌楼式八字大门。镇政府同志介绍说,据说张宅原先是淇滩首户,门前有四个石狮:一对雄姿威武的大狮坐守着大门,还有一对抱拳大小的下山狮立于门两边石方的半腰。天井中那两对石花礅,瓜状花雕,工艺精良。正殿右房内的两块长3米、宽1.1米的金字巨匾,一匾行书“富有日新”,运笔自然,力透纸背,当属上乘书法;一匾楷书“金流晖”,笔酣浑厚,端稳威严,落款为:“己丑年,恩科举同知衔四川候补知县严寅亮拜书;赏戴花翎分带巡防军即补守府、姻愚晚杨春普拜赠;光绪三十三年清和月朔日吉旦。”光绪三十三年即公元1907年,当时,严寅亮早已因书“颐和园”受慈禧太后“宸赏”而名噪海内外,其手迹不易轻得。且严氏为四川候补知县,主要活动在成都、重庆、贵阳等地。在当时交通不便、山水阻隔的情况下,求得此圣手真迹,更显十分不易。张家能得此匾,皆由守府杨春普求得。其书法气势和引力绝不亚于他当年为梵净山护国寺题写的“黔山第一”巨匾,当属十分珍贵的严氏斗书精品。原先两匾一块置于正殿前檐,一块挂在正殿中堂,金光灿烂,宅院辉煌。来到张家院子,大门左侧有一堵“草字碑”墙。从题款看,是张炳庆为纪念其母而刻,张炳庆之子张泰钟等立。最后落款有“赵秉位”3字。该碑价值一是记事由草书实为少见;二是书法精美,笔酣腕醉,狂放不羁,提按自如,圆转遒丽,赵体风格一气呵成。刻工也属笔临劲到,丰富和完善了书法美的再创作,实为草书碑文的精品。

  古镇内还有一块“化行俗美”碑,内容为公议六禁:“禁当场赌博,以务正业;禁当场打牌,以免酿祸;禁当场套扼,以安善良;禁当场抢劫,以正地方;禁窝留匪类,以清盗源;禁酗酒发疯,以复古道。”并声明:“以上禁约六条,祈各凛遵。倘若古违,捆送公庭,请治重罪,休怪首等无情矣!”此碑刻于光绪三十四年(公元1908年),可见时人很注重古镇场天社会治安的自治。

  淇滩古镇由于历史悠久、集市繁华,多有米粮、畜牧和桐桕集散。同时还聚集了许多能工巧匠,铁器具制作、铜银饰加工和竹木器编造远近有名。如今古镇建筑保留完好,民族特色浓郁,宅院装修设计精美,工艺精湛,文化底蕴丰厚,加上离沿河县城近,水、陆路交通方便,淇滩是乌江边不可多得的观光景区。

 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信息